设为主页 | 地图向导
文化馆简介 组织架构 荣誉证书 平面图
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理论研究
理论研究
苏北群众文化的现状与出路
发布时间:2016/11/14 16:24:03  点击次数:1738
长江横穿江苏省,江南俗称苏南,江北俗称苏北。
苏北座落着40个县(市)区,土地面积5.23万平方公里,人口3228万,分别占江苏省的51.9%和44.8%;苏北,半壁江苏,由于历史和地域交通等因素,至今仍属于经济欠发达地区;苏北的经济建设制约着苏北的文化建设,建国六十多年尤其是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苏北的文化建设虽然得到了长足的进步,但与苏南及经济发达地区相比,差距依然较大。
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划时代地提出了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口号,这是大国崛起的文化座标,这是民族复兴的文化春风;然而,经济欠发达的苏北文化事业,如何突破瓶颈、与时俱进?如何抓住机遇、穿越前行?笔者从事苏北群众文化工作二十多年,为此专门走访了苏北部分群众文化馆(站),就苏北群众文化的现状和苏北群众文化的出路,作了一些考察与构想。
苏北群众文化的现状
苏北的群众文化尤其是硬件设施,在近三十多年改观明显。
首先,苏北的文化馆(站)在各级党委政府的关心支持下,基本上都拥有与地方群众文化需求相匹配的馆(站)房,有的文化馆(站)甚至还建成文化大院和文化小楼。在这些文化场所里,大都劈有办公场地、节目排练场地和图书阅览室、文体娱乐室,有的文化馆(站)还有小舞台、演艺厅等,群众文化的阵地与设备功能基本齐全;其次,苏北文化馆(站)先后实现了文化干部的足额配备,文化馆有岗有人,文化站一站一人(甚至一站多人)。同时,苏北的群众文化干部队伍也逐步呈现出年轻化、知识化,60后、70后甚至80后、90后,正在成为苏北群众文化队伍的主力军。
然而,苏北的群众文化虽然有阵地、有设备、有人员、有队伍,但是苏北的整体群众文化却疲于应付、流于形式、缺少亮点、鲜有特色,具体表现在:
一、有阵地,缺人才。苏北的群众文化,虽然拥有自己的阵地,但是严重缺少阵地上的人才。几十年来,由于传统人事制度的制约,群文干部的配备权不完全掌握在文化主管部门,一批又一批部队转业干部的安置,其它行业干部的调入以及非文艺类大学生的考进,使得群文干部缺失群文技能,专业岗位缺失专业人才;相反,苏北各地原先专门培养群文人才的文化学校、艺术学校,近些年大都关停并转,群文人才的输入逐步断了源头,即使偶尔发现拥有群文特长的社会人才,也因地域、户口、性质、学历等诸多原因难以引进和使用。长期的恶性循环,致使苏北群众文化的干部队伍,非专业化越来越严重。据调查,近半数以上的群文干部,在文艺编导、表演、舞台美术(灯光、服饰)设计、书画摄影等群文项目上无一胜任,乡镇文化站尤为严重,相当一部分的群文干部成了群众文化的“甩手掌柜”,遇到群文活动,先向政府部门要钱,再在社会上花钱请人,群文部门群文岗位的专业性群众文化正在边缘化,从而使得苏北部分群众文化阵地,因缺乏人才成了空架子、形式化。
二、有作品、缺精品。由于各级政府部门对群众文化的考绩考核。苏北的群众文化活动开展基本正常,在一年年一次次的群文活动中也涌现了一批批群文作品,纵观这些群文作品,大都有数量缺质量,有作品缺精品:(1)内容上缺乏创作。苏北群文活动的群文作品,在内容上基本抄袭复制,歌舞类节目无非是《好日子》、《好运来》、《好大一棵树》等,器乐演奏类节目无非是《喜洋洋》、《步步高》等,语言类节目无非是赵本山模仿秀等,即使应领导要求,创作反映本地区好人好事的节目,也只能找来当地的业余创作人员,或是就着老曲填新词,或是写就一些所谓的小戏小品,这些歌词基本上不讲究韵辙平仄声,这些小戏小品基本上不讲究起承转合,没有质感的原创,自然没有佳作精品的诞生。(2)形式上缺乏创新。苏北群文活动中的群文作品,在形式上基本是老模式、陈旧化。歌舞类节目照着成品生搬硬套,依葫芦画瓢;器乐类节目,坐在凳上看着曲谱演奏;语言类节目甚至还沿用“三句半”、“四老汉”等。这些表演形式千篇一律,不断重复,缺乏地域特色,缺乏时尚元素,缺乏艺术创新,既不能满足新时代观众不断更新的欣赏情趣,又无法推陈出群文精品。(3)演绎上缺乏创优。苏北群文活动中的群文作品,在演绎上基本是艺术业余化,演员老龄化。由于没有人才编导,在作品呈现上只能就低难就高;由于没有人才演员,在表演者在组成上只能使用夕阳红艺术团的老年人和不完全具有艺术表现力的业余演员。这样的演员结构,只能使作品演绎无法达到艺术的高度和厚度。内容上缺乏创作,形式上缺乏创新,演绎上缺乏创优,是苏北群文作品缺乏艺术精品的主要症结。
三、有高地,缺高峰。新时期的苏北群众文化,知难而上,奋力争先,在硬件设施上,苏北的县区文化馆基本达到三级馆以上,有的文化馆还达到二级馆、一级馆;苏北的乡镇文化站基本达标合格。然而,在全省全国产生影响的特色文化馆(站)、品牌文化馆(站)、知名文化馆(站)凤毛麟角。在群文作品上,苏北也涌现出一些群文力作,如阜宁县文化馆的小戏《画像》晋京为党的十六大献礼演出,东台市文化馆的小戏《我是你的留守妻》参加第九届中国艺术节,广陵区文化馆的小品《三秀探亲》、通州市文化馆的音乐小品《半夜鸡叫》亮相中央电视台全国喜剧小品大赛,海安县文化馆的海角花鼓为北京奥运会演出,涟水县文化馆的民间特技《二喜摔跤》应邀出国演出以及一批歌曲、舞蹈、书法美术摄影等群文作品先后荣获文化部群星奖和多项全国性奖励;然而,这些苏北群文群品,或未达到异地共赏,或未达到异时共存,或难流行,或难流传,舞蹈不及苏南的《担鲜藕》,小戏不及东北的“二人转”,苏北方言小品不及东北方言小品……苏北群众文化尚有高地,缺少高峰。
有阵地,缺人才;有作品,缺精品;有高地,缺高峰,这就是苏北群众文化目前的基本现状。
苏北群众文化的出路
苏北群众文化,如何贯彻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精神?如何尽快转变苏北群众文化的现状,如何尽快踏上苏北群众文化的新路?如何尽快融入苏北文化事业的大发展大繁荣?笔者认为应从三个方面作出突破口——
一、组建一支开放式的群众文化队伍。任何一项事业,要想提速发展,首先取决于是否拥有人才,苏北的群众文化亦是如此。在短时间内,通过政府人事渠道,改变苏北群众文化队伍结构,输入苏北群众文化人才资源,不现实也不可能;唯有解放思想,拓宽视野,放开手脚,才能网罗人才。具体方法是:(1)人才签约制。苏北文化馆(站),首先应该从自身性地区性群众文化工作的实际需要出发,思考本馆(站)已经拥有什么样的群众文化人才,最紧缺什么样的群众文化人才,具体列出群众文化的人才盲点,然后面向社会,跨行业、跨地区招聘签约相关人才。对于人才的选择,应该轻学历轻地位轻职称,重能力重实绩重成果。群众文化人才,大致有两个部分组成,一是主创人才,二是表演人才,主创人才涵盖各类文艺节目的编剧、导演、音乐设计等,表演人才主要指各类文艺节目的演(奏)人员。对于签约的人才,每年给予适当的经济报酬,文化馆(站)则可以获得主创人才作品的优先选择权、首演权,演(奏)人才的优先使用权。签约主创人才,是打造群众文化精品力作的源头工程;签约演奏人才,是打磨群众文化精品力作的后续工程。人才签约制,等同借鸡下蛋、借船出航,对于人才贫乏的苏北群众文化,必定是事半功倍,立竿见影。(2)人才剧组制。文化馆(站)采用人才签约制,必须具有相对的经济实力,而苏北许多文化馆(站)经济条件较差,为此可以采用人才剧组制。什么是人才剧组制?即文化馆(站)针对一些重大的重要的整台演出或个别节目,针对性地选择相关主创人才和演(奏)人才,以剧(节)目为时间空间单元,快速聚集人才,快速催生力作,人才因剧组组建而来,人才因剧组解散而去。人才剧组制的优点是文化馆(站)不会背上长期的人才经济负荷,生产具有一定水准的剧(节)目短平快,缺点是人才相对难以固定,但对于缺少经济实力的文化馆(站),依然不失为权宜之计,过渡之策。(3)人才联合制。苏北的文化馆(站)虽然人才紧缺,但是在本地区还是散落着一些群众文化的人才。有的文化馆(站),有编导无演(奏)人才;有的文化馆(站),有演(奏)人才无编导,这就需要文化馆(站)之间,互通信息,互相支持,人才交流,人才联合。当某个文化馆(站)启动精品剧(节)目时,地区内(也可以跨地区)的文化馆(站)当有求必应,支援人才,同时群众文化系统,同尝群众文化甘苦,自会同心聚力,同舟共济,或无偿服务,或低价报酬。人才联合制,是苏北文化馆(站)整合系统人才、低成本打造力作的最便捷途径。通过人才签约制、人才剧组制和人才联合制的实施,无论是短期还是长期,都将会有效解决苏北群众文化的人才问题。同时,组建一支开放式的群众文化队伍,也符合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提出的新时期文化工作的科学发展观。
二、创作一批名声响的群众文化精品。群众文化,如果阵地是树根,人才是枝干,那么作品便是果实。群众文化作品的含金量多高,影响力多大,则是衡量一个文化馆(站)群众文化工作好与差的重要标志。苏北文化馆(站),只有不断创作演出群众文化精品,才能真正的加速苏北群众文化的大发展大繁荣。何为群众文化精品?有些人习惯性认为,精品只能参赛拿奖,不能正常演出;只能叫好,不能叫座。其实,真正的群众文化精品,一定是立得住、留得下、传得远的雅俗共赏之作。苏北文化馆(站)如何才能打造出这样的群众文化精品?笔者的思路是:(1)精品的素材选择眼光向下。决定一部作品的优劣成败,素材既是基础,又是关键。什么样的素材,将导致作品讲述什么样的故事,传达什么样的思想,寄托什么样的希望,呈现什么样的审美。素材选择眼光向下,这个“下”指的是生活、生活中的人、人的命运、命运的故事。苏北群众文化精品的素材选择,应尽量回避那些宏大的历史、巨大的事件,重大的热点;应更多的关注生活原貌、地域风情、更多的揭示生活本真、精神美丑。阜宁县文化馆的小戏《画像》,选取生活中个别干部以官仗势、下乡钓鱼、白钓白拿为创作素材,通过渔汉在日记本上默默地为这些干部画像,道出了“人生在世不留美名就留丑名”的至理名言,这个小戏先后奉调进京为党的十六大演出、荣获文化部群星奖。广陵区文化馆的小品《三秀探亲》,选取了生活中城市农民工苦中作乐、相互关爱为创作素材,通过一间工棚两张床,团聚的农民工夫妻与工友相互让床、相互温暖,再现了草根百姓人性的美好,这个节目开创了扬州方言小品登陆央视的先河。苏北一些较为成功的群众文化作品,在素材选择上都是直面生活,接了地气。唯有在热腾腾的生活中,寻觅素材,发现人物,塑造典型,展示审美,才能创作出带有苏北地域印记的上乘之作。(2)精品的冲刺目标眼光向上。任何一部有潜质有潜力的群众文化作品,都应该在各类各级的艺术赛事中,不断接受检阅,不断接受考量,不断听取专家和观众的意见,从而达到作品的不断打磨,艺术的不断成熟,从而达到作品晋升为精品的创作旨向。苏北群众文化作品应该树立精品意识,应该制定精品战略,应该明确精品目标。具体做法是,首先要注重层层赛事的信息搜集,然后或筛选出本馆(站)有望加工成精品的作品,或搭建可望创作出精品的主创班子,再根据单位的经济能力,尽力呈现。二度呈现,尤其在舞美、灯光、服饰造型上,建议以简代繁,以写意带写实,以内容带形式,先求准确,再求精彩,切忌贪大求洋,哗众取宠。苏北群众文化精品应该走平实朴实真实的艺术创作路子,应该奉献出一道道土味盎然的“农家菜”。唯有这样,苏北群众文化才能早出多出精品。苏南和全国许多文化馆(站)的成功经验证明,往往一个群众文化精品,就能救活或盘活一个文化馆(站),甚至能成为一个地方的文化名片,继而提升这个地方的社会知名度和美誉度。鉴于此,苏北群众文化精品,冲刺目标必须向上、必须走高。(3)精品的传播时空眼光向远。苏北部分文化馆(站)创作演出的群文作品,一旦获得市级、省级或国家级奖项,便自满自足,不再传播,奖牌高高挂起,节目随之消失。孰不知,精品的价值不单单靠奖牌的静态展示,更重要的是靠节目的活态演出,只有将精品节目演多演久,才能将精品的价值最大化。因此,获得精品称号的群众文化作品,一定要送到基层,与群众见面,或经常在本地演出,或争取到外地演出,通过观众的口口相传,使奖牌精品成为百姓的口碑精品,使精品在社会大众之间产生一次次冲击波。精品的传播时空眼光向远,精品才能不会褪色、不被遗忘。只要将素材选择眼光向下,冲刺目标眼光向上,传播时空眼光向远,苏北文化馆(站)必定能创作推出保留一大批群众文化精品。
三、构筑一片时代性的群众文化高地。学习胡锦涛 总书记的“七一”重要讲话和十七届六中全会精神,笔者认为,苏北群众文化不但要跟上苏北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总节拍,而且还要成为苏北社会发展和经济建设的生力军、助推器。群众文化阵地,再也不能成为可有可无的“摆设”;群众文化活动,再也不能成为应时应景的“昙花”。如何在苏北构筑一片时代性的群众文化高地?笔者设想:(1)将群众文化融入旅游业发展。苏北拥有许多旅游城市与风景观光区,如扬州、淮安、徐州、盐城、连云港等,各地文化馆(站)应根据所在地的旅游特色,创作一批推介地方旅游的文艺节目,与旅游部门联系联合,在旅游园区内固定时间、固定场所、固定标识、固定节目进行固定演出,从而让旅游经济品味化,让群众文化多元化。(2)将群众文化介入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与传承。苏北大量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本身就是民间文化(艺),群众文化更贴近传统文化的原生态,更能呈现传统文化的自然状,苏北文化馆(站)应着力挖掘尚未被发现的民间“非遗”,从而进行申报和传承,让群众文化也能自觉担当民族文化的保护与传播。(3)将群众文化挤身政府派出的送戏下乡队伍。近些年,苏北各级政府为扶持地方戏曲院团,每年都有政府买单、戏曲院团送戏的演出场次,由于地方戏的滑坡,苏北许多基层剧团已经呈行当不齐、剧目不全的难堪局面,文化馆(站)应主动与剧团联系,分担剧团的演出场次与演出节目,这样既能减轻剧团送戏的压力,又能增加文化馆(站)的经济收入。(4)将群众文化进入新农村文化和城市社区文化。苏北文化馆(站)应积极推动新农村文化建设和城市社区文化建设,针对当下苏北农庄与苏北社区的实际状况,支持农家书屋,定期和不定期地举办农民艺术节、留守儿童艺术节、大学生村官艺术节以及城市社区艺术节、社区邻里艺术节等。苏北群众文化,一旦融入旅游经济、介入“非遗”传承、挤身送戏下乡、进入新农村文化和社区文化,苏北各地就一定能构筑起一片具有时代性的群众文化高地。
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明确提出今后着力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的大发展大繁荣,这对于苏北群众文化既是机遇又是挑战。笔者坚信,只要苏北群众文化工作者,认真学习胡锦涛总书记的“七一”重要讲话,深刻领会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精神,自觉地忠于职业操守、担负时代使命,以科学发展观创新未来的苏北群众文化工作,甘受寂寞,甘守清贫,甘于奉献,队伍团结协作,众志成城,就一定能够迎来苏北群众文化新的春天!
——————
单位:广陵区文化馆
作者:王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