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主页 | 地图向导
文化馆简介 组织架构 荣誉证书 平面图
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理论研究
理论研究
水乡区域联谊,里下河农民独特的文化舞台
发布时间:2013/7/24 9:29:49  点击次数:3095
 

全国群文与创新论文评奖三等奖

江苏省群文与创新论文评奖二等奖

 

水乡区域联谊,里下河农民独特的文化舞台

 

作者介绍:潘明智,江苏省群文学会会员,副研究馆员。现任宝应县文化馆馆长。

 

群聚性文化活动,是我国农民在千百年文化传承中形成的文化喜好,也是他们享受文化民生的重要载体。而许多农村地处偏远、落后地区,人口分散,文化资源缺乏,文化活动规模小,水平低,极大地影响着农民参加文化活动的热情。而苏中里下河地区的农民,发明了水乡区域文化联谊这一全新的文化活动形式,呈现出偏远农村水荡地区文化活动的靓丽景观。

    苏中里下河地区为江淮之间的大片湿地,水网密布,千百年来形成了许多与经济、文化密切相关的自然水域。水乡区域文化联谊就是以境内特定的水域为纽带,环水而居的各个乡镇为核心,特邀相关联地区参加,以文艺表演为重点的文化活动平台。从宝应县“白马湖”区域开始,发展到众多的水系区域,活动覆盖扬州、淮安、盐城、泰州四个大市十多个县(市、区)的几十个乡镇,对当地的农村文化建设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一、水乡区域联谊,做大了活动平台。

里下河地区农村乡镇大多位置偏、人口少,文化活动难上规模,不成气候,能有一个大的活动平台是当地农民的期待。区域联谊将众多单体较小的乡镇联结成一体,组成了大的平台。

1、依托天然水系,结盟顺乎自然。里下河农村大多依水而建,在以陆路交通为主导的今天,逐步成为偏远地区,而同一水系的不同乡镇大多分属不同的行政区划,平常联系很少,有逐步走向边缘的危险。区域联谊以自然水体为纽带,打破了行政区划的约束,由于同饮一河水,民风相同,语音相近,相互之间联姻嫁娶,来往频繁,在审美情趣和文化习俗上有很多共同点,而文化活动都是本区域特有的传统文艺形式,是一种完全口味相投的精神食粮,他们一拍即合,顺理成章。里下河区域的水体,从阻隔文化交流的屏障成为联盟一方的纽带。至目前,里下河文化联谊的区域已有“白马湖区域”、“射阳湖区域”、“大纵湖区域”、“绿草荡区域”、“潼河区域”等近十个水系,有的拓展到整个里下河区域。宝应县山阳镇主办的“白马湖”区域文化联谊活动就辐射到三市四县的十八个镇,盐都县举办的“大纵湖”区域故事大会涉及到四市六县,在当地农村,可谓规模空前。

2、实现文化一体,形成资源共享。文化设施缺乏、资源不足是当前影响农村文化活动开展的重要因素,而区域联谊把农村不够完备的资源得到了整合,本地的欠缺在别处得到弥补,小资源聚合成了大宝库。泾河镇漂亮的影剧院在 “白马湖区域”民歌赛中,让两县十镇的农民共同享有;“大纵湖区域”故事大会,让四市六县的农民领略了大纵湖镇优美的生态文化;西安丰镇的“绿草荡区域”淮剧票友赛使两县十六镇的票友聚集一起,形成空前的淮剧热。

3、通过文化互动,实现活动拉动。相对于高层次的“送文化下乡”,区域联谊是一种本土的原生文化,“送文化”让农民得到了文化的欣赏,而区域联谊实现的是文化的参与。区域联谊的活动很多是文化联动,区域内各地轮流坐庄。文化联动带来了文化的比照,由于自然区域相同,文化审美相近,从而产生巨大的文化发展拉动力。各镇的领导把活动当成展示本地形象的脸面,把文化工作摆上了位置;当地的企业家从中看到了文化的影响力,出资联姻;而普通百姓更是看好了这个盛大的活动舞台,个个趋之若鹜。广洋湖镇为举办“广洋湖区域”十四镇红歌颂祖国比赛,花几十万修缮了影剧院;“白马湖”区域文化联动,让参加活动的十几个镇的文化设施都有了较大程度的提高;西安丰镇举办的绿草荡区域文化联谊吸引了七乡八镇数千痴迷的观众。

二、水乡区域联谊,提高了活动水平。

现代传媒的快速发展,大量农民进城务工,开拓了农民的视野,改变着他们的文化审美。农村里过去十分热衷的土歌舞、草台戏遭到冷落,老套的活动无人问津,现代的农民对农村文化活动寄于较高的要求,而区域联谊满足了他们的愿望。

1、联谊地区的区位差,提升了活动内容的新鲜度。参加联谊的乡镇虽属同一水系区域,但隶属不同的行政区划,语音相近,兴趣相投,但文化土壤并不相同,他们既熟悉又陌生。这种文化上的和而不同使区域文化活动既容易产生情感共振,也不缺新鲜刺激。参加活动的各个乡镇为了宣传自我,在内容的选定上极具地方特色,活动整体上呈现出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生动景象。盐都区学富镇主办的“里下河区域”快板书邀请赛,许多参赛乡镇都以当地新人新事为内容;范水镇主办的里下河歌会,来自八个县的民歌手演唱了各具特色的地方民歌。这种十分新鲜的文化空气,让信息闭塞的农民大开了眼界。

2、联谊活动的时代性,带来了活动形式的时尚感。区域文化联谊应农民不断提高的文化需求而生,它的自身就具有鲜明的时代性,活动形式自然也就能够适应时代的变化。同传统活动相比,区域联谊有了现代的活动包装,一个个“土”节目印进了精美的节目单,正规的舞美去掉了农民厌倦的土气,现代声光电的运用,给当地群众带来了从未有过的文化体验,这样的活动使农民有了感官的满足和精神的愉悦。

3、联谊内容的精品化,形成了活动水平的高档次。区域文化联谊,参加乡镇众多,一个镇一般只选派一个节目,为了能够代表当地文化水准,这些节目都为当地的“精品”。节目的精品化,带来了活动的高水平。在参加活动的选手和评委中,不乏本区域的文化名人,他们或参赛,或表演,给当地农民带来了较高层次的文化享受,体现了文化引领的作用。在盐城市盐都区举办的“大纵湖区域”故事会和“里下河区域”快板邀请赛上,所有参赛节目的高水平让当地农民津津乐道,号称“苏北快板大王”的王红专也在现场作精彩表演,让到场观众充分领略了快板艺术的风采。

三、水乡区域联谊,强化了活动影响。

1、满足文化需求。现代社会发展迅速,各种文化五彩缤纷,但是,广大农民对黑土地的情感、对水文化的依恋却挥之不去。现在,一些一刀切的农村文化工程,脱离了当地的文化习惯,引不起农民的兴趣。而区域文化联谊满足了同一区域内农民独有的文化需求,深受群众的喜爱。1984年,由宝应县山阳镇文化站、淮安市楚州区南闸乡文化站、金湖县白马湖乡文化站首次举办“一波连三乡”巡演活动,群众参与热情大大出乎组织者预料,每一场演出大受青睐,一票难求。1987 年,由扬州、淮安两市四县(市)20 个乡镇(农场)组成的江苏省白马湖区域群众文化联谊会成立,从此以后,“白马湖区域文化联谊”便在白马湖畔落地开花,两年一届,轮流坐庄,沿袭至今。绿草荡区域、射阳湖区域、潼河区域纷纷仿效,形成了农村文化活动的独特风景。

2、弘扬地方文化。里下河水滋养了一方生灵,也孕育出灿烂的水乡文化,在当前民族文化处境堪忧的今天,区域联谊给了它一个重要的舞台。通过交流和展示不仅让它有了生命的气息,还通过与其他文化的碰撞,融进了时代的元素,闪耀出新的光彩。水乡民歌随着劳动载体的消失,逐渐沉寂,但优美的号子、小调,诱人的水腔却溶化在水乡人的血液中,演唱民歌成了区域文化联谊的重要内容。各地区域文化联谊活动都有民歌表演的节目,“白马湖区域” 文化联谊曾举办过4次单项的民歌大赛,享誉海内外的高邮民歌、宝应民歌、金湖民歌聚会一堂,各领风骚,有力地推进了地方民歌的流传。淮剧是里下河地区的传统地方戏,近年来日渐式微,前景堪忧。2005 年,宝应县西安丰镇主办了“绿草荡区域”淮剧票友大赛,吸引了高邮、宝应两县16 个乡镇的淮剧票友,他们的演唱原汁原味,韵味十足,展现出很高的艺术水平,上千名观众如醉如痴,陶醉其中,在当地形成了淮剧热。

3、促进文化交流。区域联谊这种全新的文化平台,让不同行政区划间文化有了充分交流的土壤。他们虽同属一个水系,但各地文化在共性中又各具个性,不同个性的相互渗透,相互借鉴,不仅文化交流的“种子”作用得到充分发挥,还极大地丰富了区域文化的内涵。文化交流还催生了一大批文艺骨干,通过区域文化活动平台的锻炼,他们脱颖而出,成为农村文艺活动的核心力量和宝贵的人才,这批人才资源被区域文化所开发,也为区域文化所共享。文化的交流还促进了区域乡镇间政治、经济和社会的联系,各地在主办文化活动的同时还衍生出各种座谈、参观、展览活动等。很多活动企业踊跃参与,通过文化平台获得经济的利益。